最新消息:世界很大,我们都想去看看——让我们从好奇网开始!

特斯拉:疑似穿越者

脑洞大开 爱 好奇 1661浏览 0评论 来自微信:经济观察报书评 | eeobook

1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书评(ID:eeobook),作者瓦当。

在网上投票中,他被认为是最有可能从未来或从外星球穿越到过去,并改变人类科技进程的时间旅行者。

1884年6月,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从欧洲横渡大西洋来到纽约,投奔发明大王爱迪生。他的口袋里揣有一封推荐信,上面写着:“我知道两位伟人,一个是您,另一个就是这个年轻人。”

2 电影《致命魔术》中的特斯拉

就是这个名叫尼古拉 特斯拉(Nikola Tesla)的年轻人,一生中创造了包括交流电、无线电、遥控机器人、X光治疗仪在内的近一千项发明,并最早提出了互联网、电视、移动电话、雷达、导弹防御系统等概念。他的研究领域跨越电磁学、工程学、核子物理学、智能通信、医疗等领域,奠定了当今科技文明的基础。他被科学界看作是与达芬奇比肩的伟大天才,却长期被埋没,甚至鲜为人知。

2009年6月,在他诞辰一百五十三周年之际,他化身为Google的徽标,像一个隐匿多年的异界幽灵突然卷土重来。很多人由此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开始满怀震惊与狂热地踏上追寻他的旅程。

魔童 | 异家族

1856年7月9日深夜,尼古拉 特斯拉出生于克罗地亚(时属哈布斯堡奥匈帝国)里卡省一个名叫斯米里昂的小村庄。这个地方过于荒凉和偏僻,很多年后,爱迪生曾在地图上仔仔细细寻找过它,结果一无所获。他很认真地询问特斯拉:你们那里是不是吃人肉?

克罗地亚所处的巴尔干半岛,素有“欧洲火药库”之称,这里是世界上宗教、民族和历史问题最为错综复杂的地区之一。从两次巴尔干战争到两次世界大战,再到波黑战争,战火与冲突连绵不断,延续至今。尼古拉 特斯拉一家居住在克罗地亚境内,却是塞尔维亚人,在克罗地亚属于少数民族和小教派。今天的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以珊瑚作为“国石”,塞尔维亚人的命运也像珊瑚一样千疮百孔而又不能预知自身的变化。据说,在塞尔维亚语中,“刀子”有一百个同义词,而称呼“面包”却只有一个词。

特斯拉出生于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几个世纪以来守卫在帝国边境。那里的男人除了当兵或献身上帝,很少有别的出路。特斯拉的祖父曾是拿破仑军队的一名军官,伯父也曾是军人,后来成为一位数学教授;叔叔曾做过修道士,后升为波斯尼亚大主教。特斯拉的父亲列维连 米路丁 特斯拉与其兄长一样接受过军队教育,但很快改投神职。特斯拉出生时,他已是当地一名颇有声望的牧师。他主管的东正教教堂,就紧挨着自家的房屋。

米路丁 特斯拉博学多识,爱好哲学和文学,并以“正义之士”的笔名发表过诗和文章。在特斯拉的记忆中,父亲的布道“和亚伯拉罕 林肯一样精彩绝伦、令人折服。他记忆力惊人,常常大段引用多种语言的著作。他经常开玩笑说,某些经典巨著即使遗失了,他也能复原。”

米路丁 特斯拉非常幽默。有一次,他看见一个斗眼的乡亲在劈柴,瞅着很别扭,就对那人说:“看在上帝的份上,别朝你看到的地方砍,朝你要砍的地方砍。”还有一次,他驾驶马车送一位朋友回家,这位朋友身上穿的毛皮大衣不小心滑落到了车轮上。他便说:“请把你的皮衣往里拉一下,我的车轮快被磨坏了。”

3 电影《致命魔术》中的最终玄机,就是特斯拉的交流电

“我父亲有自言自语的怪癖,常常变换着声音独自进行热烈的对话,有时甚至陷入激烈的争论。不明就里的人绝不会相信屋子里只有一个人。”特斯拉笔下的父亲让我们联想到另一位被埋没的天才——波兰籍犹太作家布鲁诺 舒尔茨和他的父亲。布鲁诺 舒尔茨小说中父亲的形象,酷似特斯拉的父亲:古怪、雄辩、异想天开。即便是阐述科学发明,特斯拉的文笔也极其优美,充满诗意,而作为小说家的布鲁诺 舒尔茨则常常置故事于不顾,不厌其烦地去描述宇宙、星空的深邃复杂变化。在我个人的阅读经验中,特斯拉与舒尔茨宛如一对奇异的孪生兄弟。

特斯拉的母亲杜卡 曼迪奇,具有“超凡的灵性、勇气和毅力”。她是一个有着七个孩子的家庭的长女,同时又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她一天都没上过学,却发明制造出了包括打蛋器在内的多种农具和日用工具,还能一字不落地背诵一部部欧洲古典诗歌。她长年累月不知疲倦地劳动,从凌晨到深夜,从耕种到纺织。直到六十岁,她的手指仍然“灵巧地能在睫毛上打三个结”。


电影《致命魔术》片花
如果说,特斯拉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风雅、不羁的诗人气质,那么他丰饶的创造力和疯狂的勤奋则更多是来自母亲。他五岁时就发明了一台无叶片小水车,一生的发明更是多不胜数,而在长达三十六年的鼎盛时期,他平均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像一座火山源源不断、不计后果地喷发着。

对特斯拉影响巨大的,还有比他大七岁的哥哥丹尼尔。丹尼尔在家排行老大,特斯拉排行老四。丹尼尔天赋异禀、聪颖过人,深得父母宠爱。然而在特斯拉五岁那年,丹尼尔突然不幸夭亡。据特斯拉回忆,悲剧源于他们家一匹阿拉伯血统的“宝马”。这匹马通人性,曾在狼群出没的山里救过特斯拉父亲的命。可就是它,有一天把丹尼尔踢死了。特斯拉说:“我亲眼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尽管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那场景仍然历历在目。”但是村子里另有传言说,丹尼尔是从地窖扶梯上掉下去摔死的。丹尼尔在临终前的昏迷中告诉别人,是弟弟把他推下去的。

4 “异人”特斯拉

一个五岁的孩子从此背负上了一生都没有卸掉的重负。特斯拉长期生活在自我压抑的阴影中,被恶灵、鬼魂、吃人巨妖等隐藏在黑暗中的恐惧所困扰。直到晚年,谈及哥哥的死他仍然无限伤怀——“我所做的任何值得称许的事情,都只会让我的父母更加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他们的损失。”

特斯拉晚年有一个小女友,她是南斯拉夫驻美大使康斯坦丁 弗迪奇的小女儿。特斯拉曾经给小姑娘写过一封题为《老年人讲的青春的故事》的长信,里面提到了自己三岁时有过一只名叫玛契克的猫。他抚摸着猫背,猫背上有一片光亮,手掌下产生了一串噼里啪啦的火花。他看到毛茸茸的猫身周围裹着一层光,就像圣徒头上的光圈。

“大自然是一只巨大的猫吗?如果是,那谁抚摸它的脊背呢?”特斯拉写道,“我敢说,是上帝!”

光、电、灵异,构成了特斯拉一生的关键词。

丹尼尔生前曾经受到过强烈闪光的刺激。每当他神经兴奋时,正常的视觉就会受到干扰。特斯拉从小也受到类似的折磨。当他听到一个词语时,词语所指的画面就会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他面前,且经久不散。他甚至分不清看到的究竟是真实存在的事物,还是那个词引发的想象。他只好不断地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看到的其他物体上,通过不断召唤新的画面,来求得暂缓解。“不久我就发现,自己已经耗尽了我所掌握的所有画面。我的胶卷用完了。”于是,特斯拉开始涉足“外面的世界”,一种穿越头脑幻象的旅行,“当身边没人的时候,我就出发了,游历新的地方、城市、国家——住在那儿,与人们交往,他们的音容笑貌就像那些现实世界中的人们一样真切,有血有肉”。

这段话看起来似曾相识,它简直是从费尔南多 佩索阿的《惶然录》里摘抄出来的——“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在此,我们不得不承认,仅仅把特斯拉当成一个科学家或发明家是不够的,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诗人,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理解他的思维和奇迹。爱迪生也称特斯拉为“科学诗人”,口吻虽不无揶揄,却也一语中的。

特斯拉的父亲有一个藏书丰富的家庭图书馆。但他不允许特斯拉看书,一旦发现就大发雷霆。他藏起蜡烛,理由是不希望儿子弄坏眼睛。特斯拉便自制了罐装油脂,常常一直偷偷看到凌晨。这时,所有的人都睡了,母亲已经开始了她一天的忙碌。

匈牙利作家乔斯卡所著《阿巴菲》的塞尔维亚译本,唤起了特斯拉的意志力(由于资料所限,笔者无从确知这本书内容)。他开始了严格的自我控制训练,直到可以把激情随意地玩弄于股掌之上——而它曾经毁掉了一些最强大的人。他只要眼睛一扫,就能记下一页打印稿的全部内容,或者一页纸上无数图形的全部精确关系和尺寸,如同博尔赫斯小说里那个“博闻强记的富内斯”。除塞尔维亚语之外,他还会说英语、法语、德语、匈牙利语、捷克语、拉丁语。他可以直接说出一串复杂数学运算的结果,以至于老师怀疑其作弊。这有些像藏密的观想,诸如在一瞬间完成对多种菩萨的观想,或观想完“八百万种死法”,思维的速度甚至超过了现实的时间速度。特斯拉后来很多发明的试验阶段,也都是在大脑中完成的,效果跟真实的试验完全一样。

十岁那年,特斯拉进入一所中学读书。其间害了一场病,因而被特许阅读课外书。他自述在当地图书馆读到了马克 吐温早期的一些作品,完全着了迷,身体也随之恢复健康。二十五年后,特斯拉在纽约与马克 吐温相识,他向马克 吐温说起了这段经历,马克 吐温大为感动,眼泪夺眶而出。马克 吐温后来成为特斯拉实验室的常客,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马克 吐温去世后才发表的小说《神秘朝圣者》中,描写了一个天使离开天堂来到奥地利的一个小村庄,遇见一群小孩并让他们偷窥到了宇宙的秘密。这个小村庄很像斯米里昂,而这个离开天堂的天使,原形无疑就是特斯拉。

特斯拉一次次地患病,甚至染上疟疾,他不得不从学校回到家乡,却又正赶上一场瘟疫。每隔十五到二十年,瘟疫就要光顾这个国家一次,人们对其中原因一无所知。特斯拉也没能幸免,在床上躺了九个月,几乎要死去。这时,他对父亲说:要是你让我学工程,我兴许会好起来。

在此之前,特斯拉的父母都一直想让他献身神职。这次父亲的铁石心肠终于被打动了,当即表示要送他去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学校。

从欧洲到美国

1875年,米路丁 特斯拉果然将儿子送入了著名的奥地利格拉茨工艺学校。特斯拉决心一年完成两年的学业,他每天三点钟起床学习,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睡觉。一年之内,他通过了九门功课考试,老师认为他已经超过最高年级的水平。特斯拉兴冲冲地带着荣誉证书回家休整,却发现父亲并不怎么高兴。直到父亲死后,他才发现当年老师写给父亲的一些信,大意是叫父亲把他从学校带走,以防止他过劳致死。

像所有的伟大人物一样,特斯拉性格里有极其偏执的一面。无论做任何事情,只要着手便不到最后不罢休。阅读伏尔泰几乎让他丧命,特斯拉惊诧于这厮一天喝七十二杯咖啡,写下的著作用小字印刷都多达近百卷。他一鼓作气读完伏尔泰的所有著作,合上最后一本,兴奋地说:“完成了!”

有一次学校做实验时,一台既能做电动机又能做发电机的直流电设备的电刷出现了故障,火花四溅。特斯拉认为不用这些设备马达也可以运转,并向自己的老师波尔希尔教授建议改用交流电。然而,波尔希尔教授断定:“特斯拉先生可能会做成大事,但这件事他肯定做不到。这就相当于将一个恒定的拉力转化为一个旋转力。这是一个永动机式的计划,一个不能实现的想法。”特斯拉当时不知道如何证明给老师看,他只知道自己不会放弃,并且预感答案就埋在自己大脑的某个地方。

5 实验室中的特斯拉

在格拉茨,特拉斯迷上了赌博,而且像他做任何事情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据特拉斯的侄子尼古拉 特波耶维奇后来所述,特斯拉当年曾被学校开除。父亲不理他了,母亲给他凑了一笔钱打发他去布拉格读大学。但捷克斯洛伐克当时只有四所大学,没有一所愿意招收他。

1879年,在外面混不下去的浪子又回到了家乡。就在这一年,他的父亲去世了。料理完丧事后,特斯拉又去了布拉格,继续到大学里蹭课,继续赌博——想以此为科学实验筹钱。有一天下午,他把全部钱丢了,急着想去大赌一场。这时,母亲带着一叠钞票找到他说:“去痛痛快快地赌个够吧,你把我们全部家当输光也罢,早输光你就早点醒悟。”

特斯拉立即压住了赌瘾,而且把它从心里连根拔掉。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他又放开了抽烟、咖啡控,然后又轻而易举地将二者戒掉,像是故意测试自己的意志力。

就在特斯拉考入格拉茨工艺学校的那一年,亚历山大 格雷厄姆 贝尔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电话机。几年之内,电话已经遍布美洲大陆。1881年,托马斯 阿尔瓦 爱迪生的欧洲分公司开始着手在布达佩斯建立电话通讯系统。通过叔叔的一位朋友帮忙,特斯拉在匈牙利中央电报局谋到了一个绘图员的差事。薪水虽然很低,但为他下一步的发展提供了机会。

一天傍晚,特斯拉和一位要好的同事在公园里散步。夕阳西下,他情不自禁地背诵起了《浮士德》里的诗句:“太阳西沉,隐退,白昼就此完结,它匆匆离去,去催促新的生命。哦,竟然没有翅膀把我从地面升起,永远永远去把她追随。。。。。。”突然,“思想像一阵闪电涌现,顷刻之间真理被揭示在眼前。”特斯拉拿起一支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于是,他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交流感应电动机,打破了波尔希尔教授当年的断言。

这几乎是一个冷笑话,我们完全看不出歌德的诗句和交流感应电动机之间有什么联系。可以说,特斯拉的所有发明,都带有“神启”的色彩,有赖于他非比寻常的感应力,他称之为“感知宇宙的疼痛”。1899年,四十三岁的特斯拉在科罗拉多做实验时,他能清楚地听到五百五十英里外的雷声,而他的年轻助手们的听力很少有超过一百五十英里的。他的耳朵较常人要灵敏三倍,但这与其年轻时在布达佩斯患上神经衰弱的那段时光相比,简直就像聋子一样。那时候,他能听到相隔三个房间的钟表的滴达声,落在桌上的苍蝇会在他耳中引起一阵闷雷似的响声,几英里远的地方路过的马车会让他全身震动。特斯拉最令人不可思议的就是这种特异功能般的感知能力,他甚至在1914年12月20日的《纽约太阳报》上准确预言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间(只比实际情况相差五六天),以及两次世界大战相隔二十年。

1882年秋天,特斯拉跳槽到了巴黎爱迪生的电话分公司工作。他满怀热情地向美洲大陆的总公司的经理们写信,试图说服他们接受交流电。但那边反馈来的信息表明,爱迪生对此非但不感兴趣,甚至颇为反感。

那段时间,特斯拉在巴黎过着贫穷而快乐的单身汉生活。每天早晨,他从自己住的马赛大街出发,去塞纳河的浴场游上二十七圈,然后步行一小时到达公司所在的伊乌里街。七点三十分,他在那里吃一个“伐木工式的早餐”,然后焦急地等待午饭时间的到来。因为台球打得好,他很受同事们喜欢。他常常帮助公司经理查尔斯 巴切罗先生解决一些难题。查尔斯 巴切罗是爱迪生多年的密友和助手,很赏识这个年轻的塞尔维亚青年,他鼓励特斯拉到美国去发展,说那里处处鸟语花香,遍地美女金钱。并且,他还为特斯拉给爱迪生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从而促成了这一对冤家的狭路相逢。

特斯拉决定去美国了。他卖掉微薄的财产,拎着行李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已经就要开了。这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钱和车票都丢了。他一边追着火车跑,一边想该怎么办。最后,他搜出仅够买一张火车票的所有零钱跳上了火车。再后来,他又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混上了开往纽约的“萨杜尼亚号”。航行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坐在船尾,等待有落水的人可救。特斯拉的这段航行经历,很像《泰坦尼克号》里的流浪少年杰克,只不过是没有什么艳遇而已。而1912年,正是特斯拉凭借神秘的预感,劝告JP摩根不要乘泰坦尼克号出航,后者因为听从了他的劝告,从而避免了葬身汪洋的噩运。

特斯拉在航行中听到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门德内格罗的牧师刚刚踏上美国大陆,过马路时捡了十美元。他自言自语到:刚到美国第一天,我何必再去干活呢。这样的好事,特斯拉还真碰上了。他从移民局出来,经过一家店铺前,看见老板正冲着坏了的机器发脾气,特斯拉便走过去,帮助店铺老板把机器修好了。老板很高兴,给了他二十美元做报酬。

特斯拉VS爱迪生

爱迪生比特斯拉大九岁,两人初会时,他已是名满天下的发明大王了。爱迪生当时并没意识到自己引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更没有料到日后自己会陷入“既生瑜,何生亮”的尴尬。

爱迪生一生有许多名言,但最有名的并不是那句中国小学生都耳熟能详的“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而是他的口头禅——“工商业界无人不偷,我自己就偷了不少,但我懂得如何偷法,他们却不知道如何偷。”“他们”指的是西部联合电报公司,爱迪生一方面为这家公司工作,另一方面又把一项强有力的发明卖给这家公司的对手。

6 爱迪生与特斯拉

爱迪生的主要投资人,即举世瞩目的华尔街帝国的缔造者JP摩根,也是一个格言爱好者。特斯拉经常听到他说:“人无论做什么都有两个理由,一个是好听的理由,另一个是真正的理由。”

投靠爱迪生没多久,特斯拉提出了一个改进直流发电机的方法,既可以改进机器性能,还能节约大量资金。爱迪生对此很感兴趣,承诺特斯拉如果办到的话,就给他五万美元。

特斯拉没白没黑地干了好几个月,完成了二十四台发电机的改造,并增加了一种独创的自动控制装置。大功告成后,特斯拉兴冲冲地跑到老板那里,询问如何领取那五万美元。爱迪生一听哈哈大笑:“特斯拉,你太不懂我们美国人的幽默了。”

特斯拉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愤然提出辞职,爱迪生做了妥协,答应将特斯拉的薪水由每周十八美元提高到二十八美元。

关于特斯拉不理解的“美国人的幽默”,还有一个好玩的故事。有一次,特斯拉和爱迪生一起去称体重,爱迪生在特斯拉身上摸了一遍后说:“特斯拉重一百五十二磅一盎司。”特斯拉感到不可思议,低声问同事约翰逊:“爱迪生先生怎么能把我的体重猜得这么准?”“噢,”约翰逊回答,“我私下告诉你,但你不要说出去。他在芝加哥屠宰场干过很长时间,在那儿他每天要称上千头猪!这就是原因。”

一位朋友告诉特斯拉,他曾向一个英国人讲过一个笑话,那个英国人满脸疑惑地听完,一年后才大笑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我在更久的时间后才意识到约翰逊是在开玩笑。”特斯拉觉着自己在这方面,跟那个英国人差不多一样迟钝。

尽管特斯拉出色的工作最终得到了爱迪生的认可,他也向特斯拉承认“我有过很多勤奋的助手,而你属第一”,但两个人天生就像两颗在完全不同轨道上运转的彗星,时间越长,越是相互排斥。特斯拉兴趣广泛,生活讲究,甚至有洁癖,但爱迪生没有什么爱好,从不参加任何运动和娱乐,是个有名的邋遢鬼;特斯拉具有超强的直觉能力,且数理思维发达,爱迪生数学基础极弱,主要依靠长期艰苦的实验摸索。特斯拉对爱迪生一个小小线路改进要做成百上千次实验感到难以忍受,因为这在他看来,只需在大脑里过一遍就知道结果;特斯拉力主交流电,而爱迪生觉得这只会给自己的直流电系统带来威胁。种种分歧,注定两人未来没有好结果。

7 爱迪生获得了世俗的荣耀,而特斯拉和他的创造注定属于另一个世界

特斯拉渐渐在工程技术界有了些名气,有投资人找到他,拉他另立门户。这正是特斯拉求之不得的事,他认为实现自己交流电梦想的时候来了,然而投资人却说:“不,我们想要弧光灯。我们不想要你的交流电。”当时,美国城市的街道和广场大量需要改良的弧光灯。1887年4月,特斯拉电灯公司成立,总部设立在新泽西州的拉赫威,在纽约市内还有一个办事处。特斯拉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座实验室,他在此研制开发了特斯拉弧光灯,与当时通行的产品相比,结构更简单,安全可靠,价格实惠,旋即申请登记为专利。

特斯拉得到的回报是一张印制精美的公司股票,但由于经济衰退,已失去兑换的价值。从1886年春天到次年,特斯拉找不到工程技术工作,甚至沦落到在纽约的街头当搬运工,勉强糊口度日。

峰回路转,西部联合电报公司的经理艾科 布朗对特斯拉的感应电动机和交流电表现出了浓厚兴趣,1887年4月,由布朗投资的特斯拉电器公司在纽约南五街33-35号成立,这个地点与爱迪生的工厂只隔几条街,六个月不到,特斯拉交流电动机获得了专利。到1891年,他总共获得专利四十项,成为公认的发明家。

西屋电气的创始人乔治 威斯汀豪斯专程去实验室拜访了特斯拉,两个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特斯拉同意给威斯汀豪斯当顾问,一同开发生产单相系统。这个消息传到爱迪生耳中,他不由地怒火中烧。他动用一切宣传手段,大肆渲染交流电的种种危险,甚至发动手下雇一些小学生捕捉附近居民家的猫和狗,每捉到一只给二十五美分,然后用交流电将它们电死。

8 特斯拉线圈

1890年夏天,纽约州监狱当局宣布,要对一名死刑犯实施电刑。消息传出,群情激愤,正中爱迪生下怀。

这一年的8月6日,一个名叫威廉 坎姆勒的杀人犯被捆在电椅上,享受特斯拉发明的交流电。第一次因为电荷太弱,犯人只被电得半死,只好又来一次。电流通过,犯人的后背着起火来,伴随着一股呛鼻的烧焦的味道。当时的媒体报道说,这真是一种可怕的景象,比绞刑要恐怖得多。爱迪生借机向美国人发问,您打算让您的娇妻用这种发明来做饭吗?

1891年,美国白宫安装上了电灯,但总统被禁止接触开关。开关电灯由专人负责,因为按照当时流行的观点,接触开关有危险。因此,当克里弗兰总统宣布将在哥伦比亚博览会上亲手揿亮会场电源时,竟被公众视为勇气之举。

哥伦比亚博览会又名芝加哥世界交易会,是历史上第一次电气交易会,它名义上是为庆祝美洲发现四百周年(1892)而举办的,实则更是出于转移公众对经济大恐慌的视线的政治需要。乔治 威斯汀豪斯的公司中标为哥伦比亚博览会安装所有动力和照明设备,无论对他还是特斯拉来讲,这都是一个绝好机会。

1893年5月1日,芝加哥阴云密布,当克里弗兰总统如约按动电钮,一千盏电灯组成的“光明之塔”倏然间大放光彩,把会场照成了一座“白色都城”。悬空架设的电动游览车载着人们绕会场狂奔,转轮车腾空而起,带人俯瞰整座城市。入夜,五颜六色的探照灯和喷泉交相呼应,神奇而美丽。面对空前壮观璀璨的胜景,很多人兴奋得流出了眼泪。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声光电的盛会,交流电大放异彩,预示着一个崭新的充满光明和希望的未来。

在芝加哥博览会举行的五个月期间,共有两千五百万美国人参观,占到当时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特斯拉无疑是博览会上最耀眼的明星。他身穿白色燕尾服,胸前系着白色领带,像一个魔术师,优雅从容地表演着一场场电光魔术。他甚至双手接上两万伏的电流,将自己变成一个火人。

耀眼的白色火苗和蓝色的光晕围绕着他,却不燃烧。这就是著名的特斯拉线圈。

特斯拉线圈实际上是一种根据共振原理使普通电压升压,然后经由两极线圈,从放电终端放电的设备,也有人管它叫做“人工闪电制造器”。它由一个感应圈、变压器、打火器、两个大电容器和一个互感器组成,用它可以生产出超高电压但低电流、高频率的交流电。特斯拉线圈的原理和制作都非常简单,但有一定的危险性,将它调整到与环境完美的共振更属不易,特斯拉即特别长于此道。今天,世界各地有很多特斯拉线圈爱好者,他们制造出五花八门的美丽火花,竞相展示着奇妙的电光魔术。甚至可以钻到水中,触摸火花表演。

至此,科技史上著名的电流大战以交流电的胜利而告终。紧接着,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发电站宣布放弃直流电计划,改用特斯拉的交流发电机。1897年,尼亚加拉水电站第一座十万匹马力的机组建成,成为三十五公里外的纽约州水牛城的主要供电来源。其后十多座大大小小的发电站相继建成,每日所生产的电力足以供应美国纽约州和加拿大安大略省总需求的四分之一。至今,这座建成超过一百一十年的水电站仍然运转正常,从未间断地产出滚滚能源,创造了人类工程史上的一大奇迹。在这一百年的奇迹中,共使用了特斯拉的九项专利发明。

特斯拉从此声名大振,而他与爱迪生也已彻底分道扬镳,势同水火。在此后的时光里,特斯拉发明家的光芒使得爱迪生黯然失色,但后者强大的现实经营能力则令特斯拉望尘莫及。最终的前局是:爱迪生腰缠万贯,享尽人间荣耀,特斯拉穷困潦倒,死于孤苦凄凉。

转载请注明:好奇网 » 特斯拉:疑似穿越者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